偷情者的贖罪——每個人的生活,都力不從心。

苏星合 2020/08/28 檢舉

馬笑笑在相了幾次親以後看上個男人,收入高,長得帥,會疼人,唯一的不好是離過一次婚,有娃。

24歲的馬笑笑很猶豫,她媽早就跟她說過別找二手男人。但是小姑娘嘛,猶豫歸猶豫,身心還是忍不住往那邊靠,先相愛著,走一步講一步。

吳正銜是真的好。性格儒雅,話也不多,多半時間都是馬笑笑嘰嘰喳喳講她的好事糟事,吳正銜微笑著傾聽,拿她當小孩子寵溺。兩人在一起,她是說一不二的,他的全部心思都在她身上,當她偶爾咬他耳朵說話,他還受寵若驚。

一天晚上看完電影,是很感人的愛情片兒,散場後馬笑笑臉上還掛著淚。吳正銜忍不住親了她,散場的眾目睽睽之下,她直往他懷裡躲。那麼寬厚溫暖的胸懷,那一瞬間她動搖了,她覺得她能說服家長,她真的喜歡他。

看完電影去吃宵夜,兩人都喝了酒,馬笑笑撒嬌讓吳正銜背她回家。到了樓下,她又攀住他的脖子親他。他的嘴唇很性感,牙齒潔白而整齊,有一種男性荷爾蒙的乾淨氣息。

「我愛你。」她說。

吳正銜不吭聲。

「你怎麼不說你愛我,快說。」

「我也愛你,很愛很愛。」

風纏綿著甜蜜的呼吸。

2,

第二天馬笑笑陪閨蜜及她男友的一群哥們兒吃飯,有人打她主意,她大義凜然:「你們來晚啦,我有男朋友了。」

大家起哄要看相片,馬笑笑就把男朋友介紹了一遍。

「在北京路那個銀行上班?」

「對啊,你認識?」

「天呐誰不認識!」

他們說,兩年前他家發生過一起大案你們知道嗎,他婚後出軌,情人和老婆杠起來了,他倒好,誰也不幫,被惹怒的情人也是腦子進水,拎把刀沖他家去,把他老婆殺了,兒子也砍了兩刀。小傢伙裝死逃過一劫,但被一刀從臉上這兒劈到這兒,多漂亮一個小孩就這樣被毀容了……去年他情人被判死刑,他家那個房子成了凶宅,賣都賣不掉。

馬笑笑聽得渾身的血液冰涼。

「真的……嗎?」

「你看新聞啊!現在網上還有新聞。」

馬笑笑馬上在手機上找,果然是的,雖然都用了吳某劉某李某,雖然他的臉被打了馬賽克,但確定是他無疑。

「你怎麼能找他?」

「不是我找的他……別人介紹的……」

「介紹人瞎了吧!」

大家都說:「你絕不能跟他。」

不是為了別的,是因為,他這樣的男人,根本不配有好的生活。害死了兩個女人,再娶個如花美眷,過太平生活,這會激起民憤!

還有,這樣的男人,出過軌,又沒責任心,後患無窮。

3,

馬笑笑呆鵝一樣往家走。他們說的吳正銜,跟她認識的吳正銜,不像是一個人。

她打電話問吳正銜要不要出來喝茶,他來了,還是那副文質彬彬的模樣,頭髮很乾淨,眼神也很乾淨。他們認識這麼久了,他從來沒有急吼吼地想上床,他在等著什麼,等他最害怕的東西,等她給一個結局。

馬笑笑的眼淚不爭氣地掉下來。

吳正銜一下子就明白了:「你是不是聽說了什麼。」

「是的。」

「那你怎麼想的?」

「我……想聽你自己講一遍。」

「我不想辯解,結局就是新聞裡寫的那樣。」

「不!我不相信!」

吳正銜的眼圈紅了。

「是我出軌,和前妻談離婚,家產都可以給她,她不同意,去找我情人,叫了幾個男人打她,還拍了視頻……第二天單位要我出差,我走以後,家裡就發生這種事。我寧願她殺的是我……我多少次想過死,可是我死了孩子怎麼辦?」

不會有人理解他,她理解。可是理解有什麼用,他是渣男,每個人都在等著他落個慘烈結局,才配得上群眾盼望的「大快人心」。

她愛他,這份愛甚至可以不計較他出軌的歷史。可是她不能,成為眾矢之的。

4,

馬笑笑提分手,吳正銜答應了,他只有一個條件,約她吃最後一頓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