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按摩技師,是怎麼嫁給高富帥老公的。

苏星合 2020/08/25 檢舉

顧霞口述

風信子整理
 
我叫顧霞,86年出生。學的是護理,畢業後曾在我們鎮衛生所工作過。由於工資太低,而家有病父,我一邊工作一邊自考拿到了大專學歷。07年到武漢打工,開始學習推拿按摩。兩年後拿到了推拿師資格證。
 
推拿很累,一個鐘是45分鐘,幹下來我經常衣服都汗濕透。我工作的地方是一個私人開的推拿館。按摩、推拿、拔罐、走罐、刮痧……這些學起來很容易,但是學精很難。偷懶的按摩師就按個表皮,把人按痛了就說:「痛則不通」。倒是有這個說法,但手法上也可以叫客人「不痛也通」。這就要靠手指的著力,著力不是點面的,是深入的,把力量沉到經絡上去。所以說這是一個入門簡單但想做到頂極非常困難的職業。更需要客人信任,因為任何身體的毛病,不是通過一兩次推拿就立杆見影的,需要長期治療,還要注意生活習慣和飲食健康。
 
我們最難的,就是獲得顧客的信任。既讓客人第一次覺得很舒服,又能長此以往地堅持來做。
 
我緩解了幾個客人的肩頸問題之後,慢慢有了自己的客戶資源。來的客人都點名叫我做,我最忙的時候,有兩三個客人排隊等我。我的汗水,換來了回報。
 
2010年,我做一個客人是58塊錢,我提成15塊錢。加上1500塊錢的底薪,我的收入還不錯。
 
可是後來我走了彎路,有一家美容院高薪聘請我,為了錢,我去了。先是參加為時半個月的培訓,培訓內容並不是怎麼拼手法,而是怎麼套牢客戶。而且有些美容儀器根本就不正規,只要能賺錢領班就要我們上。這與我的初衷背道而馳。幹了四個多月,我離開那裡。
 
以前的老闆並沒有怪罪我,他說你要是在別的地方幹得不舒服,你回來我隨時給你開著門。
 
於是我又回到了最初的老闆那裡。
 
也是從那時開始,我覺得人間有愛。
 
他的店子開在一處社區密集的地方,價格合理,客人很多。隨著物價上漲,我們的價格也在往上調,我拿到的提成更多。我每天只想玩命地幹,多掙點錢。
 
有時候我還帶徒弟,這是後話。
 
我命運轉折的一天發生在2013年6月4號,店裡來了一個男的,是我的常客。給他按完我說他胖了點,一般虛胖都有濕氣,問他要不要拔罐。他說好。
 
那時候由於客人多,我做事情特別趕時間。我把放罐的小車推過來,沒有檢查,就開始給他上罐。我給他上的是中號玻璃罐,拿長鑷子燒一團酒精,在罐裡蕩一下,呯就扣上去,一秒種一個。咣咣咣咣眼看就上好了,誰知道拿起一個罐子時我發現裡面有一罐底液體,由於我動作太快太機械,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扣他背上了。這時才發現液體是酒精,嘩一下他背上著了火,他一滾,酒精淌到肚子上,肚子也著起來了。我嚇得一個本能撲上抱住他,衣服燒著了我把衣服撩起來用肉貼著他,在我倆的慘叫聲中,同事過來幫忙,用濕毛巾將我倆撲滅。
 
我們趕緊把客人送到武漢市三醫院燒傷科。我肚皮上也燒起燎泡,簡單敷了點藥。客人的燒傷比較嚴重,需要住院,醫生說搞不好得植皮。當時我想完了完了,我的職業生涯可能要到此結束了。
 
偷偷哭了好幾場之後,我想,死就死吧,大不了我再找別的工作。眼下,要先把這位客人照顧好。
 
他姓劉,住在附近的社區,我能感覺到他條件還可以,蘋果手機一出來新款他就有。平時我們交談不多,現在他住院,我跟他說,我不上班了就光伺候你。
 
當時我手裡沒什麼錢,我老闆先拿了一萬塊錢墊住院費,我就在醫院裡照顧大劉。
 
燒傷很痛苦,敷藥也不管用,第三天開始流黃水。大劉疼得晚上沒法睡覺。我內疚得不行,晚上去衛生間接水給他洗臉,忍不住哭了,覺得自己特沒用,特失敗。出來的時候大劉說,你是不是哭了。
 
他竟然說:「小姑娘,別哭了,你又不是故意的。」
 
他讓我覺得,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好的人,換成別人,早不知道要訛多少錢。
 
大劉因為傷在腰部,使不上勁兒,上廁所都需要我扶。他不好意思,我硬是扶他去衛生間,先把馬桶圈擦乾淨,等他上完廁所再把他拽起來。大劉很難堪,我說哎呀我是成年人,我小時候在家服侍病父很有經驗。
 
我把他照顧得不錯。慢慢地他告訴我,他有過一次婚姻,沒有孩子,父母雙亡,其實並沒有可以照顧他的人,要不然也不會難為我了。
 
這怎麼能叫難為呢,我只是在贖罪。
 
為了緩解痛苦,大劉說你跟我說話吧,說什麼都行。
 
我就跟他講我童年的趣事,我上中專時有個男生怎麼喜歡我,後來我為什麼學推拿,我們互相推拿,師傅很嚴厲,拿一戒尺,摁的不對馬上一戒尺就打到手背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