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走後留下45萬存款!銀行人員卻要「本人來取」  兒子施妙計「銀行人員慌了」連忙道歉給錢

古欣 2020/11/11 檢舉 我要评论

天空淅淅瀝瀝下著小雨。五點剛過,天色已經慢慢變黑。趕路的人行色匆匆,行駛的汽車濺起層層水花,小鎮的燈火開始亮起。該回家了。蔡老漢和蔡大媽收拾好剩下不多的豆腐,騎上三輪摩托準備回家去。這麼冷的天,把剩下的豆腐和老伴兒剛買的魚頭弄個火鍋,再燙二兩酒,也是美事。兒子也快結婚了,自己存的那點私房錢也該拿出來把家裡翻修一下。簡簡單單的顯得寒酸,讓別人笑話。

(示意圖)

蔡老漢正這樣想著,卻沒留神左邊一輛電動車「嗖」地竄了過去。蔡老漢趕緊把車把往右邊打,打得多了,三輪摩托一下子撞到了右邊的一輛電動車上。好在速度不快,電動車只是晃了一下。但騎電動車的年輕人卻不願意了。

「老頭,你怎麼開車的?看把我車撞的!」年輕人摸著車頭生氣地說。

「對不起,對不起!轉得急了,沒收住。」 蔡老漢趕緊道歉。後面的蔡大媽也下了車。

「一句對不起就行了嘛?你看把我車撞的,車把都歪了!」年輕人把電動車一扭,車把果然歪了。

「年輕人,你不能這樣啊!輕輕一下就壞,恐怕你的車本來就有問題吧!」蔡大媽插了一句。

「老太婆,你說什麼呢?明明是你們撞壞的,還想抵賴?老子可不是好欺負的!」年輕人嘴裡開始不乾不淨了。

「你……你……你跟誰說老子?」蔡老漢也火了。「有事說事,你稱什麼老子?你……」蔡老漢還沒說完,突然兩眼一翻,身子便向後倒去。旁邊的蔡大媽趕緊扶住蔡老漢,只見蔡老漢臉色慘白,牙關緊咬,白眼直翻——已經昏了過去。

年輕人一看,也慌了。他麻溜地騎上車,嘴裡喊著:「想裝昏碰瓷啊,老子不跟你們說了。」擰動車把,一溜煙地跑了。蔡大媽趕緊把蔡老漢攙上三輪車,自己騎上就往醫院趕。等到了醫院,已經晚了,蔡老漢只說了「灶下,十萬(約新臺幣45萬)」 四個字便因突發腦溢血撒手人寰了。

等蔡大媽和兒子蔡永進忙活了幾天,終於把蔡老漢送走後,蔡大媽想起老伴兒臨終的話來。她和兒子到廚房灶下四處尋找,卻什麼也沒有找到。還是兒子腦子活。「媽,是不是在這兒。」兒子指著灶下的一個破了的水泥洞。兒子拿小鏟子慢慢地把水泥洞下面的泥土挖了出來。裡面果然埋著一個黑色的塑膠袋。打開一看,是一張存摺,裡面是十萬塊錢(約新臺幣45萬)。「嘿,這個老東西,竟然存了這麼多私房錢!」蔡大媽嘴裡嘀咕著。蔡老漢雖然是個賣菜的,但他平時愛鼓搗點小木活,做了小車、小人的便拿到集市上買,幾十年下來就攢下了這筆錢。「過幾天我去銀行把錢取了,這家也該整整了。」蔡大媽對兒子說。

過了幾天,蔡大媽便帶著存摺來到鎮上的儲蓄所取錢。沒想到巧了,辦理業務的業務員正是那天和他們撞車的年輕人。蔡大媽沒認出來,年輕人卻認出了蔡大媽。「哼哼,那天把我嚇得夠嗆!今天落在我手裡,不會讓你順當的。」

年輕人一如往常地接過存摺,「辦什麼業務啊?」

「小夥子,是這樣。我老頭子才走,留下這個存摺,我想把裡面的錢都取出來。可老頭子走的急,沒說密碼。我想問問,這怎麼辦好呢?」蔡大媽無奈地說。

「這樣啊……」小夥子把存摺翻了翻,「這裡面的錢不少啊,娶這麼多要預約,而且還要本人來辦才行。」

「啊,可我老頭子都走了,怎麼來啊?」蔡大媽愣了。

「那是你們的事,銀行就這規定。」小夥子不耐煩地說。他把存摺往洞裡一丟,「下一個。」

蔡大媽無奈,只得拿上存摺離開。後來蔡大媽又來了幾次,趕巧了,每次都是這個小年輕。自然,蔡大媽也就沒取到錢。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