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男子因腦癱四肢失去功能,靠鼻尖和嘴唇操作手機,最高每月收入數42000多元

古欣 2020/10/01 檢舉 我要评论

我叫鄔旺鳴,今年24歲,是一個腦癱患者,四肢嚴重萎縮變形,除一隻腳勉強可以蹬地外,其餘肢體完全失去功能,唯一能夠活動的就是頭部,於是我把鼻子、牙齒、舌頭和嘴唇當成我的手,用它們配合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我的父親每天早上把我送到離家4公里的濯水古鎮街上,那裡是一個旅遊區,每天從天南地北到這裡來遊玩的人很多,我就坐在輪椅上賣扇子、玩具以及旅遊紀念品,本地居民以及遊客們都很照顧我,也願意買我的商品。

 

 

既然上天讓我來到這個世上,就算是身體重度殘疾,我也不甘心就這樣做一個廢人。我每天坐在輪椅上賣一些小商品,還用鼻子、嘴唇操作手機搞直播、開網店,每月能有幾千元的收入,給我們5口之家減輕了一點負擔。

 

 

為了讓我這個殘疾之軀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也能為社會做出一點微薄的貢獻,在今年4月29日我的生日當天,如願填寫了人體器官捐獻自願書,如果捐獻出我的器官能夠給別人活下去的機會,我的人生就更有意義。

 

 

我的家住在重慶市黔江區濯水鎮蒲花居委12組,1995年4月29日,我的母親生下了我,因為當時家庭條件困難,負擔不起去醫院生孩子的費用,只能選擇在家裡分娩,天有不測風雲,媽媽生我時遇上難產,母親經歷了一天一夜的痛苦折磨,最終讓我來到了這個世上。

 由於懷孕不足月,7個月時就早產,導致我的身體狀況不是太好,不過在爸爸媽媽的精心餵養下,我還是一天天地長大,不到一歲就會喊爸爸媽媽,而且口齒清晰,讓父母高興萬分,並更加疼愛我。

就在我長到1歲半的時候,還不會走路,媽媽讓我坐在哪裡,我就靠在那裡一動不動,基本上不會改變姿勢,這時候父母才意識到,我的身體可能有一些問題,於是把我送到醫院檢查,先後到過多家醫院,最終確診為先天性腦癱。

 

 

於是,父母開始帶著我到重慶以及周邊許多醫院檢查治療,每天服用幾十元錢的藥物,就這樣治療了一年多,仍然不見任何好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