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沒人要的孩子:會有一個痛苦階段,魂魄離體時便得大自在,猶如女人分娩。忍一忍,片刻就好。

苏星合 2020/08/26 檢舉

1,

徐總老年,得一子。此子怪誕,雙瞳鉛灰,四個月大,發現逗弄無感,就醫,診斷為全盲。
 
徐總心痛,呵護備至。
 
孩子一歲出頭,看不見人,看不見物,眼神兒卻會動,有靈光,不知在追隨何物。有時追得哇哇大哭,有時追得奶笑陣陣。接著他咿呀學語,會與空氣對話,徐總看得毛骨悚然。
 
一天他抱孩子來到布治巷,聽說老牛最牛,便找他醫。
 
老牛把孩子一抱,就看出端倪。這哪裡是孩子,這分明是鬼。鬼不修煉,在人間看不到人,只能看到同類。如同人不修煉,在陰間也看不到鬼。
 
「孩子身世可是有什麼孽緣?」
 
徐總不得不答:這是情婦所生。情婦懷孕後,他不願離婚,情婦吃了墮胎藥,沒打下來。受了一場大罪的情婦不依不饒,要巨額索賠,他不得不向妻坦白。妻子一聲冷笑,夫婦兒女都出國,想來老了身邊無人,就叫其情婦生下來,總不過是拿錢買腹。
 
老牛心裡有數了,這嬰胎,在母體服藥時已死,他不自知,對人世渴望極大,頑強長到今日。
 
此孽如何破?打回陰間,他便是嬰胎,嬰胎入不得轉世輪盤,孽力極深。它們常聚集於地鐵、地下車庫、防空洞等陰冷處,純真卻邪惡,高興時害人,不高興時獨自飲泣。
 
嬰胎若有人超度,且能聽進親人懺悔,方能放下、轉世。若無人問津,則生生世世困於一隅。怨氣積累到一定程度,會有人當邪物收養。前不久一群男青年去山中遊玩,夜半,一人出門撒尿,聽聞孩童哭聲,上前一看,便中了邪,剛送到尹順的醫館就一命嗚呼。尹順查到是與他競爭主管的同事拿嬰魂做了手腳,卻也毫無辦法。
 
老牛抱著這沉甸甸的孩子,看徐總一臉焦灼,不忍道出真相。
 
況且將孩子打回去,他未必能聽人勸,去往光明。他最想去的是人世。
 
要救他,只能渡陽氣。
 
2,
陽氣怎個渡法?
 
以丹田之氣,移至頭頂,由高人攝取,傳於他人。于施者受者皆是苦刑。此一渡,生死簿改寫,若被判官察覺,兩人皆要勾銷。老太監倒是在這方面建樹頗深,與判官也有勾結,且極樂於逆天行事。只是由他來做,必定從中抽取傭金。所謂傭金,便是施者壽長。
 
老牛揣度一番,讓徐總來渡,他的餘年不夠傭金。他情人也未必肯,他太太更不用提。此孩對陽世如此嚮往,若不救,早晚有一日會發現自己是鬼,怨念起,將成大禍。
 
左思右想還是自己收養最為妥當。
 
徐總卻不肯:「雖然瞎,好歹也是我兒!」
 
還說:「我是慕名前來,請你醫治,你卻不安好心!」
 
眼看若不據實相告,徐總這樣帶回一孽種,全家遭殃。
 
老牛只得道出破解之法。
 
徐總目瞪口呆。
 
「你能看出我陽壽?」
 
「只能算出大致。」
 
「這布治巷還有比你道行更高的人?」
 
「是個毫不留情的生意人。」
 
「你帶我去。」
 
「出門右轉,看見一小門,門後有長梯,直通地下室,你自去便是。」
 
3,
徐總進了老太監的屋,光線忽暗忽明,老頭不男不女。
 
「來者何求?」老太監明明還遠,細長的聲音卻猶在耳邊。
 
徐總見他氣若遊絲,也沒抱什麼希望,簡潔地把事情說了。
 
他說想讓自己跟孩子壽長同步。比方自己還有十年壽命,給老太監4年,給自己和孩子分別留出3年相處。
 
老太監嗡嗡地笑了:「我施法收費,十年起步,你已不足十年。」
 
徐總一驚,繼而頹敗。這時孩子在懷裡尤其活躍,想必是看到不少鬼魂。老太監見這孩子生得伶俐,是值得栽培的好怨靈,也提出收養。
 
徐總直覺他的收養與老牛的收養不同,更不肯。
 
太監開價:保你全家富貴十年。
 
「只十年?」
 
「你見過哪個生意人,站在巔峰能十年?」
 
不不不,他誤會了他的意思。他是以為自己剛剛崛起,海外的孩子們不日會將其發展壯大,成為業界龍頭。他並不是想賣兒子。但老太監的回答,倒也中了中心,富不過三代,他的家業怕是第二代就要隕落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