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溫柔:愛是永不放手!

苏星合 2020/08/24 檢舉

許煥靜有陰陽眼。她們家族遺傳的,傳女不傳男。

小時候她媽就跟她說,看到奇奇怪怪的東西不能聲張,可以和它們做朋友,但是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的小秘密。

許煥靜見過許許多多靈魂,它們周身裹著藍光,夜裡像螢火蟲。

有一些靈魂找不到家,她幫它們超度;還有些靈魂心願未了,她幫它們造夢,向它們的親人傳遞遺願。圓滿的靈魂很輕,生出翅膀,前情未了的靈魂很重,落地生坑。

周圍人覺得她偶爾神神叨叨的,倒也沒有發現端倪。她念大學、留在城市、結婚生子,生活過得和普通女人一樣。見慣了生命的無常,許煥靜性子淡泊,不攀比、不埋怨、不貪婪,婚姻幸福。

初夏的一天,許煥靜和丈夫帶兒子懶懶去鄉下玩。懶懶4歲,他11歲的表哥承諾負責他的安全。午飯後孩子們出去捉迷藏,許煥靜在婆婆家小憩。一覺醒來,忽然看到懶懶坐在她床邊。他高興地說:「媽媽媽媽,我剛才去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

許煥靜的心臟幾乎停止跳動。懶懶周身發出藍光,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她不能動,不能驚訝,不能哭,不能發瘋。一旦孩子的魂魄被驚破,就將灰飛煙滅。

懶懶是在附近出的事,噩耗很快就會傳來,一定會嚇到孩子。許煥靜飛快地套上衣服:「走,媽媽帶你出去。」

屋後是一片竹林,竹林後面是一條小溪。溪邊有一排被棄用的木房,簡陋靜謐。

「跟媽媽說說,你去了什麼神奇的地方?」

「表哥讓我爬一根管道,我爬到一半,有水沖上來,我卡在裡面,很難受。過了一會兒,什麼都變輕了,到處都是藍色,還有好多星星。我帶你去看吧。」

許煥靜強忍眼淚,原來他死於工地的水泵。這一世,母子緣份已盡,她還有7天的時間,用這7日護他安好,不受驚擾,讓他從一個極度戀母的小孩明白生命的去向,平平靜靜去走來世的路。

許煥靜在木房子裡鋪了個草窩。懶懶坐在旁邊看。木梯上不知何時出現了個小姑娘,周身藍光,輕盈地晃著兩條腿。

「嗨,」她問懶懶:「你是水泵裡面那個小孩?」

「是呀。」

許煥靜趕緊制止:「他什麼都不知道。」

女孩吃了一驚,蹦下來,地上砸出兩個坑:「你能看見我們?」

「對呀,我是天使派來的朋友。」

2,

許煥靜的手機急促響起,婆婆在電話裡號啕——孩子出事了,消防已經到場,正在想辦法把屍體弄出來。

這麼大的事她都不露面,實在說不過去。她硬著頭皮將女孩叫出木屋:「和懶懶做朋友好嗎,別讓他知道他已經死了。」

女孩想了想,要她幫一個忙。她是被媽媽的情人殺害的,做得天衣無縫,半年了,仍然沒有破案,她媽媽和情人已經結婚。

她想讓許煥靜造夢給她媽媽,把證據告訴她。

兩人在時光交錯中拉鉤。

然後許煥靜飛快奔赴兒子出事現場。消防官兵已經將水泵管子鋸開,懶懶小小的身體濕漉漉的,攤在地上。

圍觀群眾避讓開一條大道,同情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許煥靜握住孩子的手,把他摟在懷裡。這才是真真實實的擁抱,他僵硬,冰涼。

許煥靜這才敢撕心裂肺地慘叫一聲,趴在孩子身上起不了身。

眾多手伸過來拉她,是生機勃勃的手。眾生帶著微溫,卻不知道死後的靈魂有多冷。

許煥靜藉口頭暈要回去休息,親友們幫忙處理後事。臨走時,許煥靜用盡全力吻了吻孩子蒼白的軀體。

她跑回竹林,懶懶正和小姑娘在溪邊玩水。「媽媽,你為什麼哭了?」

許煥靜說:「因為你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媽媽捨不得。」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