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女童因負債纍纍被迫出院,哭求:媽媽,放棄吧!母女倆抱頭痛哭

gx 2020/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媽媽我不想死,我還有好多地方沒有看見過,我還想跳舞,想畫畫,我好怕再也看不到媽媽了,我害怕,媽媽!」 9歲的羅雨萱哭著對媽媽楊芳說著。而此時的楊芳很是心疼,她看著負17萬的治療清單,無奈地抱著病中的女兒出了院。​

「媽媽,我們為什麼不在醫院治病了?」對一切一無所知的萱萱問著媽媽。走投無路的楊芳一時沒忍住,說出了讓自己至今都後悔不已的話,「你得的是白血病,不是關節炎,媽媽沒錢了,媽媽沒有辦法再給你治病了……」

楊芳一家住在山東省淄博市周村,一家人的生活雖然平平淡淡,可他們安穩幸福,卻也樂在其中。然而這樣的日子並沒有繼續下去,在去年10月份,當時即將9歲的羅雨萱因為腿疼、腳疼去淄博960醫院進行治療,在打了近半個月的吊瓶後仍不見好,反而開始出現持續高燒的症狀,一家人不敢怠慢,趕忙轉到了濟南兒童醫院,也就是在濟南兒童醫院,一家人的噩夢開始了。​

在濟南兒童醫院,萱萱做了CT、核磁共振等檢查都沒有問題,骨科醫生建議他們去血液科做檢查。楊芳和丈夫羅濤一聽可能是血液病,心裡開始害怕起來。抽血報告顯示萱萱血象異常,醫生又建議去做骨穿檢查。當時孩子爸爸羅濤覺察到了問題的嚴重,他找了個藉口支開了妻子楊芳,自己帶著萱萱去了骨穿室。

楊芳心裡擔心女兒,她沒有聽丈夫的,偷偷躲在了骨穿室外的樓梯口。當萱萱慘烈的哭聲從骨穿室傳來時,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像發瘋了一樣沖向骨穿室。羅濤一把將妻子抱住,用手捂住了她的耳朵,兩人抱頭痛哭。萱萱從骨穿室推出來之後,夫妻倆看著女兒滿眼淚痕,眼神裡充滿委屈,都快心疼死了,楊芳抱著女兒哭個不停。下午骨穿報告出來了,很不幸,萱萱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B-ALL(高危!)」​

拿到骨穿報告的楊芳大哭起來,她無法相信自己的女兒就因為腿疼查出了白血病,她發瘋地哭喊著,「一定是搞錯了,一定是拿錯結果了,不會是白血病的,不會……」直至丈夫走過來帶著哭腔晃醒了她,「我們得相信醫學!既然女兒病了我們就得給她治病啊,你這樣解決不了問題啊!」隨後,羅濤擦了把淚,拉著妻子去找醫生諮詢治療方案

醫生給出了先化療,再移植的治療方案,但也讓夫妻倆做好心理準備,說這個病是有可能人財兩空的。夫妻倆都很肯定地表示,只要有一線希望都會去救孩子。臨走出辦公室門口時,醫生對楊芳說,「孩子已經大了,懂事了,這個病的危害最好不要告訴她,患者的心態對治療也有很大的影響。」隨後楊芳擦乾眼淚,做了幾個深呼吸,硬擠出來一個笑容回了病房。

「萱萱,你得了關節炎,需要在醫院打針才能好,我們要配合醫生的治療哦!」 楊芳對女兒撒了謊。隨後化療開始,可讓楊芳和丈夫沒想到的是,化療對萱萱身體的摧殘會是那麼嚴重。她不僅僅是掉光了頭髮,隨後還持續發燒不退,難以進食。化療的前10天就暴瘦了10斤,從49斤一下降到了39斤。看著女兒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楊芳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可除了配合治療卻又做不了任何事情。

萱萱很快就被病魔折磨的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她時常問媽媽楊芳,「我的腿什麼時候才能好啊,打這個針好難受啊,我不想打針了。」今年2月份,第4個化療結束時,萱萱的病情得到了完全緩解,達到了移植的標準。可移植的費用成了大難題,醫生讓準備50萬進倉費用。為了這50萬,楊芳夫妻倆賣掉了結婚時貸款買的婚房,在扣除貸款後也沒有多少了,即便他們四處拆借還是沒能湊出這筆巨額的費用,因為沒錢做移植手術,萱萱只能繼續靠化療維持著生命

隨著化療的進行,化療藥物的效果越來越差,萱萱的身體也越來越糟糕。第9個化療時,萱萱突然出現真菌肺炎,每天發燒咳嗽,抗生素用到了最頂級。還有腸粘膜脫落,萱萱還不停嘔吐便血,醫生只能給她禁食,禁食13天,萱萱就靠輸營養液維持著身體。那個時候,萱萱經常說,「媽媽,我好餓啊」。而楊芳就哄女兒多睡覺,告訴她‘夢裡不會餓’,夢裡什麼都可以吃。看著女兒愈發消瘦不堪的身體,楊芳心疼萬分,一刻也不敢合眼,她生怕一睡著女兒就會離她而去。

因為沒錢,萱萱的治療陷入了無法走出的閉環。對於萱萱而言,化療只是續命的手段,而移植才是活命唯一之路,可移植又需要巨額的治療費來支撐。讓楊芳沒想到的是,女兒續命的平衡也很快被打破了。7月份的時候,在熬過了第9次化療和各種感染後,萱萱的身體終於有所好轉,可這時醫院卻下達了繳費通知,看著將近負17萬的繳費單,楊芳只感覺天旋地轉。​

因為這次嚴重的真菌肺炎感染和腸道感染,抗生素用到了頂級,一瓶藥就要2000元,每天的治療費就近萬元,交不上欠費的楊芳只能抱著萱萱出了院。為了能讓萱萱的治療不中斷,爸爸羅濤只能捨下她們母女,回老家一邊借錢一邊打工。

出院後,楊芳在醫院附近租了個最便宜的出租屋,出租屋中,萱萱問媽媽,「為什麼我們不在醫院治療了啊?是不是我的病好了啊?」楊芳這才告訴了女兒「得的是白血病,沒有錢繼續治療」的真相,當時萱萱害怕極了,對於一個9歲的孩子來說,得白血病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錢去治病!殘忍的現實讓萱萱和媽媽抱頭痛哭起來。​

如今,因為欠費太多,萱萱遲遲不能住進醫院,只能在門診治療,50萬的移植費用成了他們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楊芳每天都在哭著打電話四處借錢,一有時間就去附近飯店做點零工。

9歲的萱萱已經很懂事了,她看著媽媽每天打電話除了借錢就是借錢,心裡很難受。一天,她突然含著淚,哭著求媽媽楊芳:「媽媽,放棄吧!」聽著才9歲的女兒說出這句話,楊芳心如刀割,她摟著女兒泣不成聲地說,「沒有你,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出租房裡,母女倆抱頭痛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