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男子因腦癱四肢失去功能,靠鼻尖和嘴唇操作手機,最高每月收入數42000多元

gx 2020/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叫鄔旺鳴,今年24歲,是一個腦癱患者,四肢嚴重萎縮變形,除一隻腳勉強可以蹬地外,其餘肢體完全失去功能,唯一能夠活動的就是頭部,於是我把鼻子、牙齒、舌頭和嘴唇當成我的手,用它們配合做一些簡單的事情。

我的父親每天早上把我送到離家4公里的濯水古鎮街上,那裡是一個旅遊區,每天從天南地北到這裡來遊玩的人很多,我就坐在輪椅上賣扇子、玩具以及旅遊紀念品,本地居民以及遊客們都很照顧我,也願意買我的商品。

既然上天讓我來到這個世上,就算是身體重度殘疾,我也不甘心就這樣做一個廢人。我每天坐在輪椅上賣一些小商品,還用鼻子、嘴唇操作手機搞直播、開網店,每月能有幾千元的收入,給我們5口之家減輕了一點負擔。

為了讓我這個殘疾之軀能發揮更大的作用,也能為社會做出一點微薄的貢獻,在今年4月29日我的生日當天,如願填寫了人體器官捐獻自願書,如果捐獻出我的器官能夠給別人活下去的機會,我的人生就更有意義。

我的家住在重慶市黔江區濯水鎮蒲花居委12組,1995年4月29日,我的母親生下了我,因為當時家庭條件困難,負擔不起去醫院生孩子的費用,只能選擇在家裡分娩,天有不測風雲,媽媽生我時遇上難產,母親經歷了一天一夜的痛苦折磨,最終讓我來到了這個世上。

 由於懷孕不足月,7個月時就早產,導致我的身體狀況不是太好,不過在爸爸媽媽的精心餵養下,我還是一天天地長大,不到一歲就會喊爸爸媽媽,而且口齒清晰,讓父母高興萬分,並更加疼愛我。

就在我長到1歲半的時候,還不會走路,媽媽讓我坐在哪裡,我就靠在那裡一動不動,基本上不會改變姿勢,這時候父母才意識到,我的身體可能有一些問題,於是把我送到醫院檢查,先後到過多家醫院,最終確診為先天性腦癱。

於是,父母開始帶著我到重慶以及周邊許多醫院檢查治療,每天服用幾十元錢的藥物,就這樣治療了一年多,仍然不見任何好轉。

在我3歲多的時候,父親在電視上看到一條資訊,得知河南鄭州管城中醫院可以治療先天性腦癱,於是在大伯的幫助下,父親帶著我遠赴河南求醫。在那裡住院治療四個多月,花了5萬多元(約合新臺幣21萬多),但是病情沒有什麼好轉。

聽說河北石家莊一家醫院可以手術治療腦癱,有30%的患兒可以手術連接神經網,父母知道後十分激動,哪怕只有1%的希望也要去試一試,何況這是30%的比列。父親一個人又帶著我遠赴河北石家莊,又一次住進了醫院。在石家莊,醫院專家進行會診,並通過醫療儀器的檢查診斷,我的病為神經虛動型腦癱,屬於世界級疑難雜症,被排除在可以手術治療的30%之外,希望破滅。幾年的治療,病情沒有絲毫的好轉,卻花光了家裡僅有的積蓄,還欠下了許多債務,無奈之下,從2000年下半年開始就決定放棄治療。

為了還債,我的父親買了一輛農用車,在附近的建築工地上轉運建築材料,砂石、磚塊、水泥、棄土等什麼都拉,每天起早貪黑,從不休息。加上為人忠厚誠實,人們相信他,都會照顧他的生意,一時間經濟狀況有所好轉。

現在父親一個人在家照顧我,每天早上起床後,幫我洗漱,然後喂我吃早飯,再開車把我送到4公里外的濯水古鎮,下午又來接我回家,服侍我吃飯、吃藥、睡覺,和上廁所等等。除此之外,他還養了60多頭生豬,並在十幾畝地裡種了蠶桑、玉米和土豆。

在父親送我求醫問藥的時候,母親也在鎮上租了門店經營小百貨,由於生意不景氣,她又外出務工,到重慶當了一名家政服務員,一年收入5萬餘元(約合新臺幣21萬朵)用於還債,她每月有四天假期,休息時就回家幫忙父親做家務和照顧我。

我家在2010年借錢建了新房,欠下了20多萬元(約合新臺幣85萬多)外債,由於父親和母親的多年的辛苦打拼,終於在去年還清了全部債務。為了方便接送我去鎮上做生意,還買了一輛別克小轎車,並在家裡安裝了空調,讓我能夠舒適的度過炎熱的夏天。

家裡人從未把我當著一個負擔,爸爸媽媽以及兩個妹妹都無微不至的照顧著我。我的身體狀況無法上學讀書,爸媽就讓我多看電視,讓我從電視上識字明理,從未上過一天學的我,學會認識了很多漢字,在閱讀和網上與人溝通沒有絲毫問題。

2007年,12歲的我第一次接觸了電腦,讓我看到了外面更大的世界,小夥伴教我打字,打遊戲,雖然很艱難,但是我一直堅持著用兩個手肘夾著小棍,一個鍵一個鍵地敲擊。在互聯網的世界裡,我發現了生命更多的可能,也通過互聯網認識了許多跟我有著一樣命運的朋友。在網友的帶動下,我開始嘗試在淘寶平臺銷售一些當地的小商品。

智慧手機讓我的生活變得多姿多彩,我開始嘗試著用嘴唇和鼻尖操作智慧手機。現在能熟練地操作網路遊戲,還不時與遊戲直播平臺裡的網友互動。更讓我驚喜的是,通過智慧手機上網,還能為家裡找到一些收入。

通過開網店、搞直播,加上在鎮上銷售一些旅遊小商品,我每月能有幾千元的收入,最多的一月收入超過一萬元(約合新台幣42000多元),近幾年來,我每年交給家裡2萬元(約合新臺幣84000多元),作為他們多年來對我不離不棄、悉心關愛的一點回報。

除了我的家人,整個社會也給予我很多關愛,鎮上的那些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們隨時都來問寒問暖,他們幫忙推我、給我喂水餵飯,外地遊人也購買我的商品,他們對我的關愛,我非常感動。為了能夠回報社會,讓我的人生更有價值,幾年前我就通過網上報名捐贈自己的器官,今年的生日那天,紅字會志願者們終於讓我實現了自己的願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